中原地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3944|回复: 26

二O一二,纪念我的西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6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豆包 于 2012-11-7 10:14 编辑

                                                 ——题记
    结束第二次,也是第一次的含西藏在内的西线之旅已有近一月的时间,期间路上认识的好友们纷纷上传了照片或写了游记,我却迟迟没有动笔。
    2009年8月一个偶然的机会走近甘南藏区,虽然属于西藏人口中的安多(唐古拉山口以外的地域全被藏族人称为安多,那的人也被西藏的人称为安多藏族,与书面解释不大一样),但是那山那水那草原那蓝天那金顶的神秘寺庙那红衣的和善喇嘛,都深深地震撼了我,也由此与藏族结下了缘分。至少目前为止,我觉得这应该都会是我终身的一个情结。那次旅途回来,就没有写游记,只觉得美景在我心中,不用炫耀般地提及,也必不会漠然地淡忘,初始没有这样的念想,慢慢地更是没有记下只言片语。现在想来,其实也是件蛮遗憾的事,因为在那些一去不复返的时光中,在远不同于平日的旅途里,那些充实而神奇的际遇,那些感动而真诚的心情,亦会湮没于重复平淡的生活,叫我怀疑,那些被幸福充盈得满满的日子是不是一场梦。或许在某时某地,某条将树叶照得半透明的阳光晃了一下你的眼睛,看见一个在乡下集市狭窄街上面无表情靠墙晒着秋日暖阳的老大娘,或者一个人踩着5吋的高跟鞋拎着购物袋走过十字街口,又或者像现在这样西装革履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前百无聊赖地对着各种简洁且现代感十足的家具和办公设备间或起身打打苍蝇,或许就是这些不经意的时候,我会想起那些穿着人字拖、大裆裤、各种围巾,在小时候从来也没想过的城市的大街小巷晃荡穿梭、和当地人各种打成一片的日子。所以,我想我必须静静地,细细地,回味一下我的西行之旅,再重温下满溢的幸福,将我目前能记得的都存起来,为了那些已得到的意料外的惊喜,也为了开启一生的明媚旅行(更新进度不定,不要走开,广告后马上回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6 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纪念我的西行(之一)准备

7月初很偶然很狗血地辞了一个不靠谱的工作,现在还觉得老天很善待我。对,虽然损失了1W的收入,但是我们要的不就是踏实舒心么?于是春节里就写下的年度计划中的旅行项目“去尼泊尔”,在没有任何的准备的情形下,毫无征兆地出现了机会并开始成行。
生活曾无数次地告诉我,不要对未来太过悲观,未来永远和你想的不一样,即使你想了1000种可能,实际出现的时候你会发现那是第1001种的情形,可惜我总是不能记得这一点,并且不定期地杞人忧天,绝望到不行。
确定要去之后,首先准备的就是办护照。早几年就一直打算办,尤其是今年5月15号起要采集指纹采用数字技术,想着一定要在那之前把护照搞定,奈何我这个拖到不能再拖的性格,到定了要去尼泊尔后,才手忙脚乱地去办。事实证明,定向很重要,虽然我也未知以后,但是我知道这个夏天要去到那个向往已久的国度,之后的忙乱也变得有序且明确起来,我也很享受这样在一定范围内的可控感。
比之当地原住民,身为油田子弟的我们在办护照时多一个去油田公安处领表的环节,折腾得紧。首先要去油田公安处的出入境管理办还是什么的,领两张表,然后跑去市里公安局照8张/40元的高价照片,之后把照片贴到表上填好基本资料,放到油田公安处待审,五天后再拿审核过后的资料送到市区的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采集指纹,缴费等等,且采集指纹的时候需要扫你照相时通知书打印单上的条码,如果没有,还要去照片采集室花2块钱补打一张。XX的,之前也没有人和姐说那个要用到啊(虽说通知书上有详细说明在其他指定照相馆里要照怎样的照片才能使用,但是我不知道照相馆是否能出具带有条码的通知书,那么这样想来,护照拍照应该是和石油一样,是垄断行业,因为到底会有多少人愿意为了这40块钱大费周章呢?都是中国特色,你懂得)。
需要说明的是,我估计基本这些窗口的女人都是非正式的,一个个极具优越感和特权感地在面对着办证人的种种讨好谄媚式的咨询,带答不理,稍遇到人家要问清楚点或者她们觉得和规定的流程不一样的,好的就极其不耐烦,不好的直接连损带甩脸子。你妹,天天拉着个驴脸,你死妈了么?就你这一脸穷相,天天的没个喜乐劲,活该你一辈子枯枝苦熬地在破办公室里做临时工。还有一个美女,长得特么的看着也有个人模样,怎么就不知道办人事呢,看缴费的时候你那个死样子,明明是可以自取的,你拉着死妈的脸问姐说你自己去郑州拿么。你妹啊,有这一项服务你们不去沟通找便民的方法,还强行收每个人23块钱,完了还觉(jiǎo)得贼特么合理呗?姐不差钱,就当那些钱给你家买纸钱烧了。
不好意思,姐又不淑女了,偶尔偶尔^_^。虽然各种折腾,终于还是搞定了护照,人逢喜事精神爽,这些垃圾其实也没影响到我出行的喜悦,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有正义感的中国公民,我必须实话实话,是不。
后面的事就是坐等护照了,按流程至少是需要20多天的。在申请资料第一次送审期间,在QQ上看见阿松,09年在甘南认识的一群好友之一,河北人,大学老师。和他说我要去拉萨。他说他准备去西宁,买不到直达车,马上就到西安了。阿松每年两个假期,可以完美平衡工作和出行,事业和爱好,羡煞。他说8月有朋友约他去四川,到时候再看了,他也想去拉萨,反正出发的时候也没有绝对的计划。我说我还想去尼泊尔呢,他说他也想去呢,不如一起。我问你带护照了么,他说有带啊。这厮曾经去过米国,出门还随身携带护照,好习惯哪。于是不经意地一问,使第一次的出境游有了个志同道合的同伴。之前的长线出行,大多是一个人,觉得也很好,自由随意。而这次的尼泊尔之行,因有了阿松这样的好基友,每每回想起那些一去不复返的尼国时光,愈发的叫人觉得真心快乐。这是后话。此时,当是七月初。
护照搞掂后,去家附近的代购点买火车票。那时已经知道有网上购票,没有用过,直接在代购点买了,只能提前十天买。代购点的小MM说,西藏的票紧得很,无论哪天买,都是第十天的,而且只有硬座,今天不买,硬座都不一定有了。果断入一张,才370那样,便宜。等待出发的那些天,我经常会从钱包里把火车票拿出来,看着上面写的“郑州—拉萨”,满心喜悦:拉萨,我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11-6 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豆包 于 2012-11-6 14:21 编辑

纪念我的西行(之二)——拉萨,我来了
    定好车票距出发还有十天,其间和老妈去了趟山西。余下的几天,开始懒散地购买一些零碎的小东西,像抓绒睡袋、墨镜、水杯、皮肤风衣,治发烧感冒胃肠炎荨麻疹什么的一小包药。也开始打包,把雨伞、拖鞋、冲锋衣裤、速干衣裤、内衣秋裤、洗漱用品、化妆包、腰包、围巾、甚至套锅筷子都装上。老妈怕我在高原受委屈,赞助了一堆保健品外加护肤品,有大铁罐的完美营养餐,有芦荟胶,最为特效的是美白面膜和安瓶,在干燥的西北,给了我无限的安慰。坐在床上,反复考虑衣服的搭配,最后把一个38L+10的包打得结结实实足有55L那么大。因为知道是坐票,我还准备了一个很久没用的远阳瑜伽垫,打了外挂。在准备鞋的时候,我在NIKE的旅游鞋和探路者的GORE-TEX徒步鞋之间犹豫了很久,旅游鞋轻便,徒步鞋据说抓地好长时间走路的话比较舒服,按我以前的性格肯定两双都带上了,无奈实在是包太大,最后决定拿上六月才在北京三折败下的探路者,事后证明,防水透气,无敌好!
     就在我不兴奋也不期盼,按部就班准备行囊的时候,阿松在QQ上告诉我他已经到了拉萨并且办好了签证,准备27号去尼泊尔。我算了下日子,我的护照26号能办好就不错了,要是再EMS到我家,我妈再快递到拉萨,我肯定是不能和阿松一起赴尼了,所以向老妈求助,看她在公安局是不是有朋友。结果老妈一步到位找到了省出入境管理处的阿姨,直接本人在郑州去取就好。到此,所有准备工作打点到位。
    出发前我的身体状态非常不好,异常的虚弱,几乎背不动自己打的包,可又觉已经精简不下来什么了。临出发前一天还得了胃肠炎,右下腹像岔气似的疼,特意跑去中医院挂了两个专家号。一个给开了不少特贵的药,幸亏是中医院,虽然划价的在我狡猾地表示没带那么多钱要换个药她也狡猾地把处方给收了,但姐还是记下了药名,以不到三分之一的价格在医院对面的药店搞定;倒是内科的大夫就号了个脉,听了听我自己吃的药,说对路,接着吃就好。也有朋友说你身体不好,把票退了吧。虽然我没有多么兴奋地要奔向西藏,但一则准备太久,未免不愿再等,二则拉萨的票不好买,三则已经和阿松约好,便也没想改期。我没有和老妈说我的身体不适,只是怀着一丝忐忑,踏上了未知的旅途。其实很多时候,很多事,我们都因为思虑拖延了。就好比旅程,本没有那么遥远,正如Jane的签名所说,旅行只有这一步和下一步,人生大抵也是如此吧。
7月21号上午,我胸前斜跨腰包,身后背着大包,和老妈打了声招呼,摇摇晃晃地出发了。坐车到郑州,把包存在火车站,两点多去省公安厅的定点宾馆前台取了护照,全程都是用手机搜的公交线路。火车是凌晨四点的,放平时我肯定在附近找个钟点房或者网吧凑合下,但是那天拿完护照,我浑身虚汗,脚好像踩在棉花套子上似的。在沃尔玛小转了一下,简单准备了路上的吃食,便感觉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在附近搜了好几个宾馆,最后在七天开了间大床房,把手机充电宝都插上,八点的时候躺下,也不知道睡着了没有,迷迷糊糊地躺到凌晨三点。退房出来,冷寂的街道灯光昏黄,偶尔有行人和骑电车走过,清洁工已经开始打扫马路了。宾馆门口有三四个小痞子样的半大小子。我打了个车到火车站,其实就是一转弯的距离,只是我顾及虚弱的身体,长途的硬座车程还有凌晨的街道。
    时至今日,我已经记不清我是如何上了车并找到我的座位放好行李的了。应该是上车没多久我就穿好冲锋衣,拿上瑜伽垫去火车连接处打地铺睡觉了。我的对面,是一个满脸沧桑的四五十岁的大哥,蜷缩在一条暗色格子床单上,几乎不动,只是偶尔起来吸根烟。一觉醒来,可能是早晨八九点钟,吃了碗泡面,感觉体力恢复了些,又腰酸背疼地去我的大铺上睡觉,坐着不如倒着,说的真好。第一天除了吃饭,还有吃饭的时候和坐在对面的乘客说几句话,基本就在狭窄的火车连接处,随着火车哐啷哐啷的晃动,枕着我的鞋,看着两侧的隔板半睡半醒地度过。晚上当我被冷风吹得辗转反侧的时候,对面的大哥依旧蜷缩在那,只有若有若无的鼾声。
    去往拉萨的火车,不知是不是考虑到人身安全,几乎没有站票。但像我们这样中途上车的人,在旅游旺季,是买不到卧铺的,因为卧铺在始发站就被当地的旅行社包圆了。我的车厢连着卧铺车厢,平时是锁着的,所以可以安睡。只是在吃饭的时候,不停地有人从你身上迈过,偶尔踩在你的睡垫上,留下一个大大的鞋印。我被一个上海妇女结结实实地踩在了脚踝上,我本没想吭声,结果她唧唧歪歪地就开始咋呼了:“哎呦,这么大的地方是走路的好伐,你看看你躺在那里占了多少地方哎。”我躺在那黑她:“我在这躺着怎么了,那么多人过去都能看见,你踩着我了我还没吭声呢你在那咋呼什么?”可能是看我竟然敢回嘴,她还操着一口欠扁的上普地想征求同伴的支援,结果被后面的男的推走了。神经病,座个卧铺就有无尚的优越感了?真是惯着就是病,第一次开始讨厌南方人。
    第二天吃过早饭,正躺在地铺上和周公同游,被坐在对面的大哥喊醒,说起来看雪山,原来他是特意过来叫我的,心里一热,果然窗外山峦起伏,天光云影,开阔荒凉,与内陆遍地的村庄田地比起来,风格迥异。
    火车在清晨六点左右过了格尔木,慢慢向藏区腹地挺近。不管是第几次进藏,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都对准了窗外,捕捉不断变幻的高原景色。走了很远,树木渐少,山包上的草一丛丛的,好像癞子的痢疾头,审美疲劳起来,躺回我的大铺继续呼呼。不知怎地,突然醒了,站起来往窗外一看,倒吸一口气:一座庞大洁白的雪山压迫而来,突然地就激动了,拿出手机不停抓拍。盛夏的山口,白雪皑皑,冬天又会如何?可山脚下还有人家,还有牦牛群,还有炊烟。他们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居所?我不得而知。或许,这就是他们和唐古拉的缘分,又或许,突然醒来并遭遇唐古拉最壮丽的正面,也是我和唐古拉之间的缘分。
    随身带的小面包什么的开始涨得鼓鼓的,耳朵偶尔的刺痛,也在悄悄地告诉你,这里已是高原。有人开始喊不舒服,手伸到座位下面,能感觉到有凉凉的氧气溢出。我只是在过唐古拉山口的时候耳朵有点压迫感,其他时候倒也还好。青藏公路一直在火车不远处并行,除了到站,手机几乎没有信号。
    这一路,越走越荒凉,除了远处顶着白尖的雪山和进处映着蓝天的草甸,就是秃秃的漫坡,下午四点到那曲的时候,才看见了几棵树,穿着短袖到站台上晃了下,风很大,吹得裤管呼呼的,浑身透着寒气。那曲站建在高处,周围的景物一马平川,好像我们油田的某个野外作业基地,零星地散落着些平房。火车出了站台不到一分钟手机就没信号了。
    下午六七点的时候,窗外开始有大片的油菜花地,白白的藏式院落。九点左右,窗外一反凄苦的苍凉,树越来越茂密,山也不再是痢疾头,而是油油的草坪。我知道,离拉萨越来越近了。不由得感慨,当年藏族人是怎么发现了这么一处高原的泽被之地,又是怎样翻越了终年积雪的唐古拉山口,进京求亲又带回了文成公主?
    九点半的时候,车上的人骚动起来,开始收拾行李离。外面夕阳正好,浓郁的金色阳光晃在每一个人的脸上。火车停得和站台齐平,我背着包尽量慢地走向出站口,腿依旧是轻飘飘的,但是不感虚弱。有接站的人拿着哈达挂在了亲友脖子上,并且热情地拥抱。心里踏实而喜悦:这就是拉萨,我到了。出了站,是和西宁站一样背山而建的巨大广场,孤零零地矗立着。有武警在执勤,并且不许拍照。巧的是遇到了进站时候的一个女孩,和她的两个同学一起,每人10块拼车到了刚刚骑行川藏线的石头哥帮我定好的仙足岛生态园。
10.jpg
9.jpg
8.jpg
7.jpg
6.jpg
5.jpg
4.jpg
3.jpg
2.jpg
1.jpg
 楼主| 发表于 2012-11-6 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旅友陈 发表于 2012-11-6 13:53
写的真不错!尽管字好多、好小,还是戴上老花镜耐心的看完了!现在办护照还要采集指纹,手续又复杂了 ...

我办护照的时候有采集指纹,亲。
发表于 2012-11-6 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内的可以省略了,说的干的
 楼主| 发表于 2012-11-7 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牧星人 发表于 2012-11-6 19:37
国内的可以省略了,说的干的

你想得美
发表于 2012-11-7 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鼓掌,加油。
发表于 2012-11-7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啊
发表于 2012-11-9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久不能一气读完一篇文章了,你让我边想着你,边读着你的西行记录进入你的思想。你可以当“莫言”了,生活中许多麻烦其实就是“小姜丝”,喜欢就吃一口,不喜欢就当它不存在一样照样吃着别的大餐。期盼着你的继篇。。。。
发表于 2012-11-13 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出趟门真够折腾的,好在没能影响到你出行的心情,继续关注ing~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5 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纪念我的西行(之三)初识Lhasa

本帖最后由 小豆包 于 2012-11-15 21:57 编辑


        面包车走在路上,天色已经慢慢暗下来,华灯初上,所过之处车少人少,感觉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地级市样的城市,只是不再像内陆的夏天一样黏腻闷热,空气清清爽爽的。
    车行过一座桥向左一拐,经过一溜对着河修建的门面房,便到了仙足岛生态园的大门口。我分明记得走过这样的路,并且马上想起这深刻的印象来源于曾做的梦。在梦中是走路去什么地方,也是不甚通透的昏暗,也是一座跨河而建的宽桥,也是到桥头后左拐的一溜临河楼房。是了,或许梦中的桥、路、楼和我眼前的绝不相同,但是彼时彼刻的感觉,却惊人的一致。就好像某些时候,你去参加某个饭局,在走到包间门口的一刹那,会觉得这情景是你经历过的,但事实上你从没去过那个饭店,席上也坐着你从未见过的人。我相信,你如我一样,感受过这空间的重叠。或许这些,是我们在二元的世界里,正在或曾经经历的,也只能这样解释了吧,不过我也会唯心地把它归结为是我和拉萨注定的缘分。
    说起这个,想起今年三月有天晚上,突然很多拉萨的人加我微信,还问我在八角街哪里。我说我在河南,没有人相信,说显示你就在我附近。按照我微信不留陌生人的原则,后来这些人被我一一拉黑。那时只是觉得很穿越,很有意思,拉萨对我来说还是一个概念性的地方,没想过它有多远,是什么样子,也没做过计划和攻略。突然之间就来到了,原来拉萨也只是一座城。
    我们在小区的警务室门口卸了包,一般的小区门口都只是门卫,这个小区门口可是货真价实的警务室,千真万确。一个MM进去问路,出来的时候双手攥拳放在胸前,皱着眉好像无法忍受似的说:“哎呀里面的警察哥哥太帅了!我问路,他问我要不要坐,要不要喝水,长得还那么帅……”。小姑娘发花痴了,我心想,制服哥有那么吸引人么。那几个女孩联系好的青旅很快就来人把她们接走了,我打石头哥留给我的旅店老板露露的电话,没人接,上QQ和石头哥说起来,他说帮我问问老板,也没有联系上。石头哥电话里还和我说怎么走,我尝试着往里走了一段,无奈岔路太多,也不确定是哪个,还有各种狗走来走去,我怕得要命,只好把包放下坐在马路牙子上。身后在一圈楼圈起的圆形空地上,小区居民跟着音乐跳着藏族舞蹈,我没心情过去观看,只是远远望了几眼。不记得打了多少个电话,老板终于回了过来,说和朋友出去玩没听见,叫我在正对大门百多米的幼儿园那等着,会有个帅哥去接我。
    天完全黑了,不久前还晴朗的空中布满了阴云,随着几道闪电,豆大的雨点说下就下了起来。我背着包跑到警务室,看到了一个警察正和一对看起来也是游客的夫妇说着什么。我怯生生地问,是不是可以进来避雨,他把目光从纸上移向我,用四川话特别温和的说:“可以在,你坐嘛,要不要喝水,要不要音乐?”好吧,这个个子不高,眉目疏朗刀条脸的川籍警察也叫我沦陷了,从来没有哪个大陆公安可以叫人觉得这么温暖和喜爱。
    一个陌生电话打进来,说是来接我的,没看见我,我说下雨了我在警务室。出了大门,看见一个高高的穿短袖T恤红色羽绒马甲的男孩子。他说看着包不小我帮你背吧,我说都调好的,还是我自己背吧。拐弯的时候他会扶下我的大臂示意,我也很心存感激地接受这个雨夜跑来接我的细心的大男孩的好意,被一个不认识的,比自己小的男孩子照顾,心里还不太适应。一直以来都太习惯自己去做一切,也较少去为别人做些什么,完全自给自足的状态。后面的旅途中,我被很多人真诚温暖地关照,像个小女人一样受宠其实是一件特幸福的事儿。
     七拐八拐地到了客栈,是个带小院的二层楼,所有的房子制式大门都一样,如果不是有人带着,还真不太好找,第二天还出现了我站在门口等了好久也等不到人开门最后打电话才发现自己站错门的糗事。进了一楼,就跑出来一只挺大的不知是什么品种的长毛黄狗,我左躲右闪地藏在接我的男生身后。他说你怕狗?我点头:嗯。他说那你的日子不好过了。一层有一间大卧室,一个洗手间,客厅蛮大,四个藏式的三面有围栏的椅子样的床榻,靠墙两张,靠窗一张,客厅中间竖着一张,既像是隔离出的会客区又可以休息。四张床围着一个茶几,茶几对面的电视里正放着电视剧。
    我进去的时候靠窗的床上坐着老黑,一个武汉的大学生,从成都沿318骑行了26天到拉萨的,已经待了有几天了。长得有点像那个唱《飞天》的含笑,长方脸,有坚毅的下颌,浓眉,眼睛不大却十分有神,黝黑的脸上隐约现出一些痘痕,经常目如弯月嘴角上挑,性格活泼,说话基本都是从“哎呦妈呀”开始的,显出与年纪不符的早熟气质。这一路上,我还遇到了很多独自旅行的九零后,那种淡定稳重,叫我们自愧不如,后生可畏。现在小年轻都在扮成熟,我们已经开始扮嫩了:)。
(老黑和露露)

卸了包,感觉身黏腻腻的,长途的车程过后总是想洗个澡换身衣服,可是心里害怕高反,也不敢洗。只是洗了脸刷了牙,冲了点营养餐喝,坐在客厅中间那张床上。对面的俩人回来了,男的是青岛的,三十五六岁,女孩是太原的,二十五六岁,俩人相约在格尔木会合后骑青藏线过来的。还有一个南方的大学生,把一个一米五的席梦思垫铺在地上,打了地铺。大家闲聊了一会儿,疲惫不堪地躺下了。西藏和内地有时差,大约一点左右才安静下来。很疲惫,很困,却睡不着,只好上网看新闻看电子书,间或翻翻微信,加我的人还不少,加上以后还乐意继续聊的不多。刚迷糊着一点,感觉身边有动静,一转脸赫然是老板家的大狗,我忽地坐起来,大气也不敢出。这个狗狗东转西转的,在我的包旁边闻了闻,甚至凑到太原的小姑娘那闻了半天,她竟然只是转个身也没出声。吓出一身汗,听着狗转了半天上楼了,我才敢躺下去。估计到四点多才迷糊过去,八点半前后,大家还躺着,我就又醒了。后来才知道,睡不着是高反症状之一。
第二天早晨,稍显阴冷。穿上速干裤皮肤风衣出去还有点凉,懒得再换,将就着出门了。看见昨晚的幼儿园,抵着小区的院墙,墙后是一座大山,没有树却浮着一层翠油油的绿色,好像盆景一般,幼儿园往山前面一戳,这叫一个霸气。

(霸气外漏,远看更有FEEL)
    走出小区,看见有不少藏族人在画有蓝色云纹的白帐下吃饭,全是矮矮的汇有藏式特色花纹的长条桌椅。点了一碗面 条,盛在搪瓷小盆里,小块的牦牛肉,又咸又膻,面既不劲道也不爽滑,一小撮沉在清透的浮着几个葱花的汤里,说不上好吃,后来想想应该就是藏面。甜茶味道很是不错,成了我的最爱。

又走上了昨晚似曾相识的桥,却没有了昨夜的感觉,抬头间赫然发现远处竟然有雪山。桥下是淙淙奔腾的拉萨河,站在桥上,隔着不远处红白相间的藏式楼房,白云飘渺在带白帽的苍翠山腰,深深吸一口气,淡淡的喜悦。

过了桥没多远,打到了车,说尼泊尔使领馆,司机想了想就说知道了。下了车看着好像有三十多人沿着用绳子围出的通道,排了个L型的队伍。排在我前面的是一个来自牡丹江法院系统的警察叔叔,原计划从318骑行进藏的,没走多久遇到暴雨,泥浆晴天到脚脖阴天齐腰深,骑不了了包了个车,汽车也陷在泥浆里还得人下去推。最后警察叔叔是和同伴一起返回成都,把车子托运回家,然后直飞拉萨的。到了拉萨以后,听别人说离尼泊尔很近了,临时决定出趟国。后来听说公务员是不允许出去的,至于他是怎么拿到的护照,我就不晓得了,反正我们在工作一栏里都填的teacher,嘿嘿。问了旁边的人,找站在使领馆门口一个瘦高安静的武警拿了张申请表,借了笔,又拿了前面人填好的表,比着填了起来,完全都没看单词就在MALE前划了个对勾,在牡丹江大哥提醒下才发现勾错了,他说我的英语都交给老师了,还能给你看出问题来。一同办签证的人很多,能记得的只有两个,一个是牡丹江大哥,另一个是个江西小伙,自称从318上徒步了15天,每天行进60公里,后来才搭车来的。有些人表示不信,我倒是信的,到拉萨没有什么不可能,牛人遍地都是,我觉得全中国最个性最不靠谱最热爱旅行的人基本都有过去拉萨的经历,我只恨我背包走的太晚,到拉萨太晚,要不趁三十以前在拉萨住上几年,也是好的。曾有人说,三十以前不要害怕漂泊,因为以后会安定很久。那么三十以后,是不是就没有了漂泊的资本了?牡丹江大哥时间紧任务重打算包车去樟木,我等阿松的消息,没做任何攻略也没考虑交通工具。大哥准备次日取了签证晚上坐夜车去樟木,我想问问小江西,看是不是可以一起包车,结果一问,人家很不屑一顾,说包CE谁去啊,我都是徒步过来的,去樟木肯定是要徒步了。虽说牛人有牛人的资本,但是他的气场我一点也不喜欢,也没继续说什么。PS一下,后来这个牛人也是第二天坐了大巴和我们晚出发了三个小时的商务车一起华丽丽滴到了樟木口岸的。
所谓的使领馆不过是一个小平房,进去是一个厅,窗口里面有两个办手续的,一中一尼,接待我的是个尼泊尔人。估计大厅墙上还有点中尼友好的标语和两国领导人照片什么的,没细看记不清了。整个布局很像医院的挂号处,还是九十年代的那种。手续很顺利地办了下来,半个月175米,事先准备好的礼貌用语和被询问后的回答都没用到,尼泊尔大哥把我的申请表和照片用订书器一订,问我有没有25元的零钱,开了个龙飞凤舞的手写收据给我,然后把钱往护照里一夹,叫我第二天四点去取。走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看还没用过的护照就被那么随意地甩在破抽屉里,还有点小小的不舍和担心。
     办好签证,在QQ上给阿松发了信息,说次日可以搞定。阿松和朋友去林芝了,要第二天晚上才回来。天空响晴,用手机百度了下布达拉宫的位置,沿着出租车来时的路,慢慢走到大路上。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右手边就是大名鼎鼎的夏宫罗布林卡,再不远处就是西藏博物馆。浑身好像都没劲,也不敢快走,路过药店,买了一盒红景天口服液,马上喝了一支。问了路,坐公交车到拉百,买了点水果,才发现之前的担心有点多余,拉萨的也有现代化的超市,物资并不显匮乏,就是什么都要比内地贵些。

(拉萨百货商场一楼的顶饰,是不是很藏族?)
    从拉百超市的后门出来,就是传说中的北京路了,路两边是各种专卖店,光探路者就3家,从其中一家把遮阳帽搞定了,和在北京看的一样,北京只要七折我嫌颜色难看没有买,拉萨八折入手,唉。闲逛的时候正好看见昨晚从格尔木骑行来的两人说的玉包子中式快餐,,俩小菜一碗粥俩很小的包子,将近三十块钱,挺不实惠的,好在还算干净。

吃过饭,晒着太阳懒洋洋地在街上晃荡,布达拉宫在湛蓝晴空的衬托下,斜斜地矗立在半边山上,白白地晃人眼。以前看见别人与布达拉的合影,印象里一直以为那是被墙围住的一处荒凉所在,前面是个极大的光秃秃的正方形广场,周边是小店铺。实际上,布达拉的前面是车来车往的北京路,甚至于两边就是三四层的楼房,临街还装有巨大的电子屏。这一古一今,一传统一现代,就这样在繁华与宁静中遥相守望着,倒也不觉突兀。有人举着硕大的单反隔了马路拍照,日光正烈,我随意坐在熙来攘往的、建在布达拉宫地下通道入口旁的银行门口阴凉的台阶上,在暗处感受布达拉洁白的明媚。

见我坐在那里,也有三三两两的人坐下来,只是他们都没有我坐的久。我承认,那一段时间,什么思维都没有,只是看看偶尔飘过的白云,感受一阵阵吹来的小风,这应该就是发呆吧。
后来旁边坐了个大哥,也是东北人,沈阳的,在拉萨做了十年的政府工程,每年夏天来拉萨待几个月,一年挣上十来万。他说起没通青藏铁路的时候,要坐卧铺大巴翻越唐古拉山口,极寒缺氧,一个铺上的两个人往往要把被子压在一起合成一个被筒拥抱着才好过些。
坐到下午三点多,越来越冷,浑身也没力气,头很热,好像发烧的感觉。赶紧和大哥道别,坐公交回到了仙足岛。前面有交代,悲催地找错了门,狠敲了半天无奈打老板电话,老板说可能人在里面没听见,她打电话喊人。又继续等了大约一个多 ,太阳非常暖舒服,我从浑身发冷一直晒到全身灼热,出了一身的汗,又转移到阴冷的门口可怜兮兮地蜷坐着,也没见人开门,再给老板打电话,才知道找错了一排。
(找错门晒太阳时候的自拍)
   拉萨的小区都是写得几幢几组几号,我后来还出现过明确知道门牌还兜来绕去走了三四遍找另一家客栈的情况。我真不是路盲,你们来住的话就知道难度了。晚上吃了老妈给我拿的营养餐和红景天,依旧是晚睡早起,第二天一早的早饭也是营养餐,感觉稍稍好了些。
2-霸气侧漏的幼儿园,远看更FEEL.jpg
1-老黑和露露.jpg
8-胡同里晒太阳.jpg
6-玉包子的高价快餐.jpg
4-站在城里看雪山.jpg
3-藏面&甜茶.jpg
7-蓝天白云下的布达拉.jpg
5-拉萨百货商场一楼的顶饰,是不是很藏族?.jpg
发表于 2012-11-22 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继续
发表于 2012-12-4 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中
发表于 2012-12-4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孩子没长性,写一半就不写了,村头厕所没纸了
发表于 2012-12-16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如同一本书看了一半突然被人拿走了感觉很不爽啊,赶快接着写啊妹纸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zydd Inc. ( 豫ICP备05016657号 )

GMT+8, 2019-1-23 15:41 , Processed in 0.06566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