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地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楼主: 秀秀

穿越太白山――艰苦的自我挑战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5-8-16 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走过一个象小坝一样的水泥桥,我心中一急:前面的人都到拿去了?前方好像没有路了!还好发现有一个被绿树遮掩的小凉亭,里面有一个中年人和一个约十四五岁的小胖男孩,在此前遇到时我还给小男孩给过糖。

      我问他们我们的人从哪个方向走的,他们指了指一片石头,那是个石头河床,已经没有水了,可能是河水改道,沿着河道走,在拐上一条蜿蜒的小路,不多远就看见虾米、向导等人在等我们。

      走到近前,虾米对我说:“把你的包给向导背吧。”我欲拒绝,在某些方面我有些要强,也许从小就是金庸古龙的武侠伴随着我的成长,内心总是喜欢扮演强者。后来,虾米一句话让我放弃了坚持,他说:今天要赶到药王殿,照现在这样走有些来不及了,让向导背包可以走得快一些。

      我无话可说,因为此刻我确实没有能力再走快一些,那些痛苦的症状还在,不知什么时候可以缓解,为了不影响大家的行进速度,我将包递给向导,一个人要有不畏艰苦的决心,更要有自知之明,若一意孤行,那只是无知者无畏罢了。
 楼主| 发表于 2005-8-16 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向导接过包说了句:“她的包比那女娃的重。”向导说的女娃指的是猴子,他曾在过独木桥时拿过猴子的装备,所以知道重量。我顿时又拾回了信心!把走不动归结为包太沉了。

     哎!都是上次去大别山惹下的祸,上次在走到多云间时驴们的食物和水都没有了,那挨饿受冻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所以这次我得多带些吃的(虽然老驴说有很多是垃圾食品,可我就爱吃零食呀),包里包外有四瓶水,在家时秤包有二十七八斤,再加上水就更重了。背负起来有些困难也是理所当然嘛!这样一想,我又信心百倍了。

     其实不负重,感觉也没好到那,只是可以走快一些罢了,赶上猴子,她的情况也不好,我自身难保,也没余力救美。使劲咳两下想吐出心中那口憋着的气,却不能如愿。
发表于 2005-8-16 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果果,谢谢你啊.
 楼主| 发表于 2005-8-16 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晃晃悠悠向山上走,这时雾气原来越大,听向导说这两天有雨,不会现在就下吧?今早上山时还有太阳呢!正想着,雨点就下来了,淅沥沥的不大,我穿上渣滓的冲锋衣,把雨披给向导用。

      一下雨,雾气就不那么浓了,有点:小雨润如丝的感觉,凉凉爽爽的很舒服,我也不感到那么难受了。虾米、青冈、攀越三人只要休息就吞咽吐雾,三人凑在一起,手举烟头,自命名“三剑客”,大肆做秀,拍一张还不行,要求我拍了三张,可惜回来一看,有两张有闭着眼睛的,呵呵,面世的就只有一张了。
 楼主| 发表于 2005-8-17 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前面不远队友们都聚集在那,咦?怎么回事?上前一看,原来是没路了(以前的路冲断了),向导正把绳子绑在一棵大树上,另一头垂下来绑在下面的树上,大家沿着这根绳子从这个75°(我目测的)斜坡上去。因为有点下雨,坡面很滑,哎呀呀!紧张又刺激,嘻嘻!遇到这种事,我竟窃自感到有些高兴,看队友们一个个小心翼翼的上去,我留在下面给他们拍照。

    背后一阵阵说话声引起我的注意,回头一看,有十多个人赶了过来,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没有背包,他们居然还带了一个长得眉清目秀的六七岁的小女孩,女孩脚上穿这一双塑料凉鞋,不知是怎么走上来的,让我看着真心疼呀!

    我问一个中年妇女,他们到哪去?她说这些人都是在厚畛子开会的,开完会顺便爬山,说完还给我看她手里的包,我一注意才发现果然有几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样的小包,有点像我装雨披的袋子,上面印什么字没看清(眼神不好就是不方便)。
 楼主| 发表于 2005-8-17 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让开路我让他们先上,我准备留在后面收绳子,因为我不负重嘛,有一个白头发老大爷一个劲的夸猴子:折女娃沥害滴恨!折女娃沥害滴恨泥!其实他自己都那么老了还爬山才是沥害滴恨泥!

    最后他们中有一个小伙子让我先走,他断后收绳,我乐得轻松,在向导的接应下爬了上去。翻过斜坡,雾越来越浓,能见度很低,不远处的树木笔直的站在那里,在浓雾笼罩之下象在洗牛奶浴,感觉若隐若离。

    西安大嗓门的男孩在说话,让人可以轻易判断出他的方位,我怀疑在他还有没有秘密,“窃窃私语”这个词绝对不会出现在他身上。
 楼主| 发表于 2005-8-17 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浓雾就像流动的牛奶,来时无声,去时无影,刚刚消失,大雨就跟踵而至,我们都加快脚步向前赶,登上一个高坡,眼前豁然开朗,是一片满地小野花的开阔地,先前的那些老老少少停在这里,他们用一块透明塑料布撑在头顶。

        我的包由于向导背着,冲锋衣在最里面,我也没时间拿,匆匆挤进去人群,发现攀越也混在里面,这次是他第一次长线,准备得不充分,特别是防水,为此受了很大的罪。因为站在最边上,我这边撑塑料布的重任就义不容辞落在我身上。

        哎呀呀! 胳膊这个酸呀!一个不好,冰凉的雨水就顺着袖口流进来,实在受不了了,干脆用头顶着,可是本人个子太矮,一松手大雨就给我洗脸,赶紧又举手撑着。
 楼主| 发表于 2005-8-17 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四下一打量,发现根本就没有避雨的好地方,雨下得太大又无法继续前行,驴友们都披上雨披抱着包坐在大雨之中,在风雨交织的草地上,静静的象一块块五颜六色的石头,哈哈,这里面属阿里巴巴的迷彩雨披酷。

      时间在漫长的期待中过去,终于雨小一点了,收拾东西时才发现开会的那群人采了很多药材,他们倒是入宝山而不空手归呀!

      让大雨一淋,感觉倒是清爽了许多,呼吸也通畅了,有种极限过后的轻松,我渐渐走在了前面,追上向导,问他什么时候把包给我,他说等过了六里坡。我也不知道六里坡什么时候能走完,反正是要不断上山就对了。
 楼主| 发表于 2005-8-17 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又翻过一个高坡,忽听前面男孩高叫:第四纪冰川!!什么呀?我不明白(在来之前我偷懒没看有关太白山的介绍),等我上去一看,顿时震撼了:大片大片的巨石从山上一直延续下去,就像一片石头的大河一些千里,我从没见过用如此多的石头组成的山,这就是第四纪冰川?

       怀着敬畏的心情,踏上了第一步。石头上有青苔,小片小片的,呈黄绿色,来回磨蹭一下,感觉踩稳了没事,一旦落脚不稳,就会像踩着鼻涕一样(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形容,但这是我第一时间的第一感受),滑得根本就控制不住。

       小心翼翼的攀着石头一块一块地向前走,心中感谢向导,如果刚才他把装备给了我,我不知道能不能过得去。每隔一段就有一条刷在石头上的红色油漆条,这是指路的路标,否则这么多大石头,一会就走迷了。
 楼主| 发表于 2005-8-17 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过了第四纪冰川,我的感觉越来越好,我加快脚步走在前面,好好休息一番,然后等猴子,等见到猴子的影子,我就在上面大声喊:“侯姐,快点呀!快上来我替你背包!”因为已经知道她的包比我的轻,我才敢这么说,否则我怎么敢呀!现在我就不敢向向导要包。

      一会猴子柱着登山杖一步步走上来,后面跟着牧星人。猴子喘息着说:“不用你背,只要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你在上面一喊,我就有劲走了!”话虽如此,你看她都喘成啥样了?我笑嘻嘻的接过猴子的装备,把她乱感动了一把。一扛上肩,果然比我的轻,呵呵,小道士没骗人。

      前面一晃一晃的是谁呀?唔!肯定是阿里巴巴,因为他的大黑包很有特色,前面有了追赶的目标就有了动力。雨不知在什么时候停了,这山里的雨就是这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像个任性的小孩。
 楼主| 发表于 2005-8-17 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接着可以看见青冈走在阿里巴巴的前面,我追上他们,在一块大石头边休息,有个穿白色运动服的男孩(四个中的一个)刚一上来,突然大叫一声,我正奇怪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叫的这么惨呀?还没来得及问,我也跟着大叫,因为大腿上一阵剧痛,不由自主的就叫出声来,那时一种很怪异的痛,突如其来得很猛烈,让人有一种想跳起来的冲动。

        使劲在腿上狂拍,直觉是被某种虫子咬了,直觉得头皮一阵阵发紧,浑身麻麻的起鸡皮疙瘩。有人喊:是蜜蜂!是蜜蜂!不知是谁对我说:快到前面石头后面看看到底怎样了。我这才回过神来,顾不了许多,赶紧向山上跑,还来不及解腰包,突然腰间又是一痛,忍不住又大叫出声(真的是忍不住)。

        紧紧抓住衣服,然后慢慢松开,一只胖胖圆圆的蜜蜂掉了出来!天哪!!原来蜜蜂蜇人是这样痛的!!我至今也不明白那小家伙是怎样钻进我衣服的(我穿长袖衣服和长裤,外面还有腰包)。

        想一想连武功高如欧阳锋都抵不过周伯通的小小玉蜂,更何况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所以叫两声也不算丢人。
 楼主| 发表于 2005-8-17 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今天下雨没出门也没睡懒觉,感觉写了不少呢!
 楼主| 发表于 2005-8-17 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猴子过来关心关心我,还拿来清凉油让我擦,哦,还是侯姐姐好,其实擦了清凉油也没用,一点感觉不到,只是针刺一样的疼。猴子说:怎么回事?上次去霍山蚂蟥咬小孩,这次太白山蜜蜂还是蜇小的?我想说那男孩是小孩,我可不是,可刚一张口我就停下:那声音带着哭腔,难听死了!

      猴子想要回装备自己背,我拒绝了,让蜜蜂蜇又不是伤着脚不能走,再说,看她的脸色真是很难看,而我已经度过极限了,嘿嘿,就像武功突破第三重,到了第四重的境界,感觉比刚上山时强多了。

      再向上爬,没走多远,就听见下面叫叫嚷嚷,哈哈哈哈哈!原来牧星人和猴王也被蜜蜂光顾了,他俩都穿短裤,猴王最惨,挨了五下,牧星人可能是三下吧?

      牧星人非说是我的登山杖碰到路边的蜂窝才害他们被蜇,这不冤枉人吗?我自己没事,猴子也没事。我俩过去那么长时间才听见他俩乱叫,这怎么能说是我的错呢?
 楼主| 发表于 2005-8-17 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笑着对猴子说:你不是说蜜蜂光蜇小的吗?我看猴王、冯哥可不小啊!弄的猴子的表情怪怪的,可能是想笑但又担心猴王吧。

      不知走了多远,哇!又是一片第四纪冰川!站在石头上向远处看去,真美呀!远处山峦叠嶂,白云缭绕其间,我不想说这象一幅山水画,因为用笔墨画出的又怎及得上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那飘逸的灵气溢满山川,那云海就这样在我面前静静的流动变化。

      群驴纷纷掏出相机留下这珍贵的一刻。不行,我的找个好角度,于是我大步走在前面,竟不觉的这些石头路危险了。
发表于 2005-8-17 1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
很好帖
确实好帖
少见的好帖
真 *** 好帖
难得一见的好帖
千年等一回的好帖
好得不能再好的好帖
惊天地且泣鬼神的好帖
让人阅毕击掌三叹的好帖
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的好帖
让人奔走相告曰须阅读的好帖
让斑竹看后决定加精固顶的好帖
让人看后在各论坛纷纷转贴的好帖
让人看后连成人网站都没兴趣的好帖
让人看完后就要往上顶往死里顶的好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zydd Inc. ( 豫ICP备05016657号 )

GMT+8, 2019-1-21 05:48 , Processed in 0.059670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