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地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楼主: 秀秀

穿越太白山――艰苦的自我挑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8-17 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面是引用秀秀于2005-08-17 12:11发表的:
接着可以看见青冈走在阿里巴巴的前面,我追上他们,在一块大石头边休息,有个穿白色运动服的男孩(四个中的一个)刚一上来,突然大叫一声,我正奇怪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叫的这么惨呀?还没来得及问,我也跟着大叫,因为大腿上一阵剧痛,不由自主的就叫出声来,那时一种很怪异的痛,突如其来得很猛烈,让人有一种想跳起来的冲动。

        使劲在腿上狂拍,直觉是被某种虫子咬了,直觉得头皮一阵阵发紧,浑身麻麻的起鸡皮疙瘩。有人喊:是蜜蜂!是蜜蜂!不知是谁对我说:快到前面石头后面看看到底怎样了。我这才回过神来,顾不了许多,赶紧向山上跑,还来不及解腰包,突然腰间又是一痛,忍不住又大叫出声(真的是忍不住)。

        紧紧抓住衣服,然后慢慢松开,一只胖胖圆圆的蜜蜂掉了出来!天哪!!原来蜜蜂蜇人是这样痛的!!我至今也不明白那小家伙是怎样钻进我衣服的(我穿长袖衣服和长裤,外面还有腰包)。
.......
发表于 2005-8-17 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游记中的精彩点,应多描写一下其痛苦状和自我感受
猴王的蜂伤现在还红肿着呢,不知你现在好了吗?可怜的小才女
不过,记得群驴称其为“招蜂引蝶”!哈哈
 楼主| 发表于 2005-8-17 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面是引用攀越于2005-08-17 15:54发表的:
游记中的精彩点,应多描写一下其痛苦状和自我感受
猴王的蜂伤现在还红肿着呢,不知你现在好了吗?可怜的小才女
不过,记得群驴称其为“招蜂引蝶”!哈哈


        嗨!那种痛苦真的不敢再想,一想满身的鸡皮疙瘩就要跳舞。只是好可惜,没能亲眼见到猴王和牧星人的惨状,也不知道是不是叫得声嘶力竭?毕竟五下呢,有够受的!

      牧星人事后只形容他跳起来拍蜜蜂之快捷,并没提是否惨叫,呵呵!难道只他快,猴王就只会呆呆在忍受吗?不过细想一下,牧星人的速度一定比猴王快,要不怎么一个只挨三下而另一个挨了五下呢?
 楼主| 发表于 2005-8-17 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在专心拍照,突然听见后面一声惊呼,一扭头,看见猴王在我两三步远的地方滑倒了!!我惊叫出声,却无能为力,就眼睁睁看着他跌倒,我最讨厌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了!好在滑在下面的一块石头上止住了,两个登山杖扔在一边,他把猴子的登山杖也拿着(猴子在后面照PP),摔倒时,两手拿着登山杖就来不及扶石头。

      我连声问:怎么样?怎么样?猴王咬着牙对我说:没事,只是擦伤。我知道他所谓的没事是指没有伤到筋骨,不影响走路的意思,仔细一看(很使劲,否则我看不清),果然只是擦伤了一片,没多少血,唉呦!这样最疼了,我曾这样摔伤过,所以知道。
 楼主| 发表于 2005-8-17 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唉!猴王真惨,刚被蜜蜂蜇接着又摔跤,所幸没有大碍,也算不幸中之大幸。我拿出创可贴扔给猴王,只能这样了,谁也不能替谁疼呀。这时猴子、阿里巴巴、牧星人等都过来了,我向前走腾开地方,走没多远,身后又是一阵忙乱,原来猴子又差点滑倒,可能是救夫心切有些忙乱吧。

      走过石头阵,又进入茂密的树丛,这时走得累了,听自己的喘息声好大,很陌生。远远见到青冈和虾米,低头使劲追赶,一抬头他们人就不见了,再追,又看见,如此几次,终于让我赶上了,这时他俩也一晃一晃累的无精打采的,虾米口中念念有词的说:听青冈的,走50步歇一下,这法子很顶用... ...

      我追到青冈身后,兴奋地对他说:我追上你了!他转身对我有气无力说:我快要累崩溃了。我正想逗他,抬眼便望进了他的眼睛,直觉告诉我他不是开玩笑,是真的累惨了。呵呵!现在可不是刚进山时一顿暴走的样子了。
 楼主| 发表于 2005-8-17 17:5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这种情形,我自信心大增,他们不是50步休息一下吗?嘿嘿,我就不休息!果不其然,一会就把他们甩在了后面。

      追上前面的向导,和他闲聊起来,问他年纪轻轻为何出家,他一句个人爱好蒙蔽过关,他今年三十三,十二年前就出家了,我一算那时他刚二十一,心里就很武断的下了结论:一定是感情受到挫折或有什么变故,让年轻气盛的他一时冲动就出了家(他那时还是大学生呢)。

      我开始和他聊老子的《道德经》,大谈无为中庸之道,谈李耳骑着青牛出关的潇洒。他很惊诧的问:你接触过道教?我暗地好笑,哪呀!我可不告诉他:我只是特别喜欢看漫画书,正巧看过这方面的漫画而已。接着我又问他的法号,原来他是兴字辈,法号兴玄。

      这样说着聊着,不知不觉竟然登顶了!站在山梁上转身回望来时路,已经被一片白云所笼罩。山上风很大、很冷,我就如一个英雄般俯瞰群山(嘻嘻!其实高山大得直接可以把我省略)。
 楼主| 发表于 2005-8-17 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起武侠中那些英雄豪杰每每如履平地一般登上绝顶,都要仰天长啸三声,于是我也叫了一声,嗯,声音倒是蛮大,穿透力也强,就是尖尖细细长长的,一点不象那么回事,这才明白为什么女侠都是用千里传音的功夫而不是仰天长啸… … 咦?我想哪去了?

     青冈终于上来了,我乐滋滋的向他炫耀我是第一个上来的,他向伸出大拇指,连连点头,可接着就泼我冷水:人家攀越才是第一个呢!呃?攀越?他在哪?向导说:他已经下山去南天门了。哦!但是我接着就自我安慰(哈哈!我最会安慰自己了,总是自己把自己哄得高高兴兴)。

     我大声反驳青冈:攀越还没有在网上注册,不算!兴玄是出家之人,已经跳出凡尘,当然也不能算!这样一来,我还是第一个!
 楼主| 发表于 2005-8-17 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什么也没干,真写了不少,我要去点一份排骨犒劳一下自己,待会见!
发表于 2005-8-17 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秀秀.精神可嘉!!
 楼主| 发表于 2005-8-17 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时虾米也上来了,我背起包又准备走,青冈说:再休息一会吧!我执意要走,就背着包下了这个山头。其实,我不是不想休息,只是凛冽的寒风刮得人直哆嗦(我衣服湿了),实在受不了,嘿嘿!我可不告诉他,就让他认为我体力好。

       下山比上山好一些,我独自行走在绿野之中,用心感受周围的寂静,听着风悄悄抚过头发(一下山风的脾气就变好了,很温柔),天色有些暗了,不知现在有几点?我的手机进山没信号就关机了。

       向下走没多长时间,顺着蜿蜒的山路,又开始向上爬,路边繁茂的植物几乎把路都遮掩了,一从它们身边走过,便争先恐后的将身上的雨水洒在我的裤腿上,哈哈,忒亲热了吧!
 楼主| 发表于 2005-8-17 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到达南天门,原来就是一间大木头房子,走几个石头台阶下去,在一处平地上又有一间帆布简易房。雨又淅沥沥的下起来(其实一直没停,只是有时很小,感觉象潮湿的雾),攀越早钻进厨房找热水喝了,嗯!是一头有潜力的驴!

    等了一阵,队员们一个个迈着疲惫的步伐来了,牧星人走在最后,途中虾米关心过猴王猴子,大家都说牧星人是头老驴,由他陪着,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我悄声问牧星人感觉怎样?他说累得他直想把装备扔了减负,他从来没有疲惫到如此地步。

   虾米过来和大家商量:现在怎么办?要住在木头房里每人50元(大通铺),睡下面的帆布帐篷每人40元(大通铺),如果自己搭帐篷,每个帐篷20元,当然,继续前行到药王殿不要钱。
 楼主| 发表于 2005-8-17 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牧星人的意思继续走到药王殿,因为本来按计划就是到药王殿的,我心里想自己搭帐篷,因为背着帐篷不就是睡觉用的吗?几乎还没商量事情就定了:青冈和攀越已经到木房中的阁楼上定位置了,天色也快黑了,不适合再走,雨渐渐下大,自己搭帐篷装备弄湿了明天会更走不动,只有住下来。

     几个人商量决定住在下面的帆布帐篷里,因为只有我们一支队伍,所以整个空间都是我们的,里面是两排大通铺,我们一排睡觉一排放包。一安定下来,赶紧开火做饭。

     猴王嚷嚷着要减负,哈哈,现在谁人缘好就吃谁的,于是大家纷纷贡献出自己的食物,期待着别的驴能赏面子吃一点,因为这一天确实累惨了。
 楼主| 发表于 2005-8-18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趁着天还不是太黑,我又拿相机出来转转,毛毛细雨慢慢飘洒着,忽然听见一阵阵笑声,过去一问,原来青冈和兴玄师傅要合影,虾米摆弄半天,相机竟然不能用了(受潮了),害他俩浪费许多表情,牧星人哈哈大笑,连连说:丢人俱乐部、丢人俱乐部… … 我问为什么说丢人俱乐部? 他笑着解释:自由人俱乐部说快了就成丢人俱乐部了。

       眼见青冈和兴玄师傅还逆着光站在那里吹风,我赶紧上前拍了一张,让这两个模特不必再吹冷风。只一会,天就暗下来了,雨也有渐大的趋势,赶紧回帐篷。
 楼主| 发表于 2005-8-19 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出行大家做得准备过分充足,衣服食物带的太多,猴王光蔬菜、泡菜就有好几斤… …我带的零食巧克力在此时用不上用场,看着减负的人我心中真急呀!

      这时饭已经做好,我端着不知是谁的挂面钻进睡袋,一躺下才发现真疲惫啊!浑身无力,还头晕恶心,可刚才如果真要赶到药王殿我想我也能做到,现在一松劲人就蔫了。趴在通铺上吃面条,恶心得很难受,我强迫自己一定要吃完,否则明天就没体力了,明天才是最重要的一天(要冲顶)。

      嗯,先休息一会儿,我慢慢的吃….吃…. ….. …

      咦?有人在叫我的名字,还有人在笑,一抬头,才发现刚刚自己抱着碗睡着了,醒来后继续与食物搏斗,我就不信能登上此山还对付不了一碗面条?嘿嘿,终于将它彻底消灭!
 楼主| 发表于 2005-8-19 1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此期间轰隆隆的发电机开始发电,我们的头灯成了摆设,在昏黄的灯炮下,众驴吞咽吐雾的聊着、侃着、笑着,第二天青冈说在他们的阁楼上都可以听见我们的笑声。

      恍惚间似乎回到了六厂父母家里,见家里乱乱的,好像说哥哥要去新疆,得准备四万块钱,做押金用,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又见妈妈在卧室搬床,要把一个大双人床90°换个方向,我心中大急,因为她身体不好,虽然做了心脏搭桥手术,我一直还是为她的心脏担心。我还没叫出声,就见妈妈昏倒了,我急得拼命喊、拼命哭... …满身大汗的醒来,全身酸软无力,唉!真是一场大大的噩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zydd Inc. ( 豫ICP备05016657号 )

GMT+8, 2019-3-20 22:25 , Processed in 0.058486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