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地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7434|回复: 106

踏上白马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5-9 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霍山回来已有两天,因为相机的连接线忘在郑州了,所以暂时不能发照片,在论坛上到处疯狂灌水。向老父炫耀发帖数量多(其实全是回帖,不是发帖),老父嗤之以鼻:你太闲了!
   突然想起除了发大峡谷的照片,我还没有发过什么帖子呢,也想学着写写游记,可偏偏本人方向感、记性、时间感奇差(和我算术有的比),如果不是看英戈照片上的题字,我都不知道我当时身处何地(惭愧!!)
   此文写出来可能有些混乱,我想那写那吧,请大家有一点点同情心,看在我深夜加班的分上,请不要笑太大声(还没写我已经有点晕了)。


   呃...还是再休息休息....


  嘿嘿!不好意思!
发表于 2005-5-9 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鼓励一下,歇歇再接着来写。
发表于 2005-5-10 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接着写啊。
 楼主| 发表于 2005-5-10 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五月一日

     早晨在亲亲老妈的催促中醒来,上午到“野战排”买了衣服、裤子、帽子。下午去百姓量贩大采购,直到快提不动,回来才发现根本带不了这么多。8:00在文化宫后面集合上车,到达时发现有一些新的面孔,呵呵!看样子户外运动就是吸引人啊,放好包上了车,车就不走,一问方知鲁飞还未来,快九点了鲁飞才颠颠赶到,一露脸就是一片掌声(不是欢迎他,是终于可以出发了)。
     车子一路走,驴们一路唱;渣滓不在,小双露脸;文艺骨干一张报幕,我平时不唱,这次跟着大合唱也凑凑热闹。想一想这次出行大小加起来有二十头呢,大家一个个自我介绍一番,马上熟了,”天下驴友是一家“此言不虚,这么多人凑一起想不热闹都不行,这和渣滓与三的出行不可同日而语。不久,小鱼冯哥等人就开始减负,把小西红柿和黄瓜都贡献了(哎!若能知道以后有多云尖的艰苦日子,我一定提醒他们留一点),不知几点,接到短信,说渣滓两人在山上吃饺子,当时的感觉很愤愤,嘻嘻,回来看了帖子,知道他二人的经历(被老”缺“害得全无体力),心中顿时一爽。又不知道到了几点,车上已悄无声息,深夜忽然醒来,隐隐约约似乎听说车子走错路了,又向回走,期间,每人下车自身减负一次,一阵杂乱后,车上再度悄无声息。
 楼主| 发表于 2005-5-10 01:26 | 显示全部楼层
五月二日

    迷迷糊糊的不知谁叫我醒来,睁眼一看,车已停在一个挺破烂的地方,此时已是5点多钟,大家都下车,把包放在一个和这地方很相称的破烂车上,听说就是坐此车进入霍山。偏僻的小街道应我们的到来顿时不再冷清,大家开始洗洗刷刷,买早餐,我坐在车上冰冷的座位上(我眼神不好,没看见座位上的水,哼,难怪没人坐),想象着小贩们肯定乐坏了,至于是不是傻傻的咧嘴笑我是不知道,我没下车,因为很不幸地――我晕车了。
    车辆开始前行,蜿蜒的盘山路让人难以忍受,座位不够(包太多了),男士们的绅士风度在这破烂车上有机会表现了。时间在互相让位中过去,大约三小时后,车子终于停下,司机告诉我们:在前行约一公里便可到达磨子潭水库,一公里?小意思!背起包,赶紧离开这车最重要,我已经晕车快晕死了!
    不久,磨子潭水库就到了,原本想休息,可惜正在施工,有些脏乱,于是大家继续前行。一路上翠竹丛生,空气湿润,与北方干燥的气候大不相同,这时听领队们说截一辆车,派人压车把包包先运走。当时不以为然:不就背个包嘛!怕什么?可后来事实证明这是怎样一个英明的决定呀,感谢这一决定!对于一头新驴来说,30公里纯是一个数字,根本就没有一点距离、时间和体力上的认知。
    最后决定由小双带领三个小队员押车先走,大部队徒步行进30公里进山。刚开始,大家兴致勃勃,边走边说边照相,欣赏着路边美景,可后来距离慢慢拉开,体力有点吃不消了。走到10公里时,在一家有小卖部的农家吃饭,大伙议论纷纷:小双失算了,这会领着三个小调皮、看着一大堆包一定急坏了!偏偏他手机又没电了;这么走下去,到达时天都要黑了;好累呀......
发表于 2005-5-10 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圈里又多了一个才女妹妹。 快快写呀!我都等不急了。。。 [s:8]
发表于 2005-5-10 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没了了吗?????
刚开始看上了呢!JJ快点写后续呀!!
发表于 2005-5-10 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写一篇要休息几次呀?
急死人用偿命的! [s:7]
 楼主| 发表于 2005-5-10 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群驴在农家饱餐一顿米饭、咸菜、炒咸菜,备足水,咦?怎么叽叽喳喳的,上前一问方知小双果然已迫不及待的期待我们了――他派一年轻人(后来是群驴的向导)骑着摩托车来前来传话:我已住在此人家中,尔等速速随此人前来回合!此时卖饭给我们的小卖部的“部长”已经帮着联系了两辆三轮车,于是我们的会计和出纳(俞、贺二人)上前讨价还价,经历一番唇枪舌战,似乎没有达成协议,接到命令:步行出发!走了几步刚想回头看看,忽听一声低喝:不要回头!发声人一脸的严肃――是贺姐。又行几步就听见一阵叫嚷,嘿嘿!三轮车车主向 我们屈服了,以每人5元的价格成交。哈哈哈哈,明白了“不要回头!”的原因,不禁对俞、贺二人大大的佩服:这不仅是嘴上功夫还得运用心理战术呀,和她们去逛街不会挨宰。
     三轮在颠簸中前进,前一辆八人,后面七人,苏克坐向导的摩托车,一路上这个颠呀!我的PP实在是痛,体贴的侯姐拿出一付线手套让我坐,可是还是不行,回头看见苏克坐着摩托吹风的样子,突然对他有种一阵不知名的愤愤!而后明白这是嫉妒,随后就靠在亲亲候姐身上沉沉睡了。
    疲乏中终于到达目的地,在一家农家前平坦的场地上看见了久违的小双,可怜的小双不仅得看守一大堆的包包,还要对付三个小捣蛋(他们此时正泼水去欺负一头猪圈里的大白猪,那是过年要卖掉换银子的),更要经历漫长的无聊等待.........唉!失算呀!

    (忘了说了,这里就是蔡家畈)

    说话间我们已经开始搭起各自的小窝,这时可能已是下午4点多钟了,向导说可以领我们到对面的山上去,那里有当年红军驻扎留下的痕迹(其实除了山什么也没看见),几天后才知道这次他是要钱的。上山的路极其难行,很多时候是向导用刀子在前面坎出一条路来,所谓的披荆斩棘就是如此吧?到达山顶,心惊胆颤地在大石头上强来个灿烂微笑留影,接着就是下山,在下山途中苦杏仁因丢了王哥的弹弓而耿耿于怀,看不出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冯氏张姐姐爬起山来一点不落后,比起有恐高症的吓得花容失色的小吴(属大理段氏,是新手上路),张姐姐就显得从容不迫,有老驴的样子(呵呵,是受冯哥的影响吧)。
    晚上吃了饭(忘了是啥饭了,好像是混候姐的,也有人小腐败一下在向导家吃),点起篝火(这篝火要十五元),大家开始引吭高歌,鱼儿还带了打印的歌词,细心直至。小双动听的歌喉引来了两个上海来的游客(一看就知道是在狂恋中),他们想混入我们的大部队,大家爽快地表示接纳。夜深了,驴们各自回帐,睡梦中总是听见猪在不停的哼哼唧唧,向导家的狗也不睡,在帐篷外来回走动,轻轻地脚步声让人想起武侠里的夜行人......
 楼主| 发表于 2005-5-10 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了这么久,还没有上山,我这个急、这个悔呀――没事闲着就睡觉呗,学着发什么烂贴子!!这二指禅一个个的敲,容易吗!?

歇歇....歇歇....
发表于 2005-5-10 12:1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这样写真是辛苦!差不多每一刻钟的事情你都要回忆并写出来,真是霍山回回,疏而不漏 [s:5]  [s:5]
 楼主| 发表于 2005-5-10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五月三日

      一夜的辗转反侧,清早在各种声响中醒来(猪的哼唧声、走路的脚步声、哈欠声、窃窃私语声、帐篷的拉链声... ...最清晰的是收气垫时那嗤嗤的响声),“谁要喝稀饭?”向导高叫,立刻赢来以何哥为首我们八人的相应,吃完才知道这碗不算稀饭也不能算干饭的饭要2元,不值得说是被宰,心里却有些不爽。期间,那上海的两人跑来和我们告别(他们住在另外一户家):你们人多,慢慢收拾,我们先走了。双方派出代表握手道别。
      准备妥当我们开始出发,一路上请了两个向导(父子)。刚上路上没什么好说的――在修马路,就是走走走...走走走,在走过修路地段后,景色好了起来,上山下山的才感觉到真正的爬山开始了。
      崎岖的小山道引着我们在绿色中前行,潺潺的水声由小变大,隐隐有雷霆之声,峰回路转,便看见飞流直下的瀑布了(大家可以看英戈的照片“苦杏仁夫妇”的背景),这就是相思瀑,至于为什么去这名,嘿嘿!我也不知道。在瀑布边的木桥上留个影,灌点泉水,休息休息,继续出发。
金鳞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5-5-10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05-5-10 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刚走不久,就碰上难走的(大家请看英戈的“过河”),一阵手忙脚乱,终于顺利渡过,  听向导说今天我们住二营地,因为各地驴友众多,我们需加快步伐去占地方,可是才10多钟在一号营地他又让我们准备生活做饭,群驴不干,纷纷叫嚣:人家休息我们不休!人家吃饭我们不吃!一定赶到二号营地!向导:.........12点左右我们到了二号营地,那里早已搭好一个个彩色蘑菇,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于是,安下心来不再着急,开始吃饭休息,有些人去看大瀑布,我们几个留下看包,吃饭。侯姐独自跑到僻静的石头上去泡脚;阿里巴巴取出炉子烧水;三头小驴也不知哪里去了... ...看瀑布的驴们回来了,又继续前行。不久又看见个个彩色蘑菇,三号营地(临时)又被占了!向导苦着脸说:你们帐篷多,没有地可以住了。
      没办法,继续前进,在小路的尽头终于有一小块平地,还有石桌石凳(是个行人休息的地方),向导要我们就地安营扎寨,此时才下午一点多钟,我们提议继续前行,向导说再向前得五六个小时,路特险,到时上不来下不去又没处住就麻烦了,何况还得为孩子着想。一番话让领队们面色严肃、面面相觑,最终决定听向导的。
      说好第二天7点见面,和向导告别,随后开始搭帐篷,呵呵,我还是第一次大晌午搭帐篷呢,感觉新鲜。因为地方特小,联哥夫妇和阿里巴巴、苏克的帐篷在一个斜坡上,真担心半夜会滑下去;苦杏仁夫妇和萧湘子一家被挤到老边边上;段氏一家、逸尘父子、本人、冯哥夫妇搭成一条线,小双夫妇就住在对面,嗯?何哥呢?可能是混账了吧,哈哈!
 楼主| 发表于 2005-5-10 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安顿好后,有人去看瀑布(听说在山那边,我偷懒没去:反正回来一看照片就和去了一样嘛!),睡一觉起来,哦!又要吃饭了,群驴忙忙碌碌忙着填饱肚子,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贺姐:她不顾烟熏火燎,架起几块石头当炉灶,硬是用一个漏水的锅熬了两锅大米稀饭,味道好极了!不过喝粥的时候如果不要去想围绕着锅的袜子、鞋子、鞋垫就更好了。
     “ 山中无甲子,岁月不知春”,在这里一点时间观念也没有,也不知道是几点了,似乎有人说才九多,天已经很黑,偶尔可以看见不远处有头灯闪烁――那是出去自身减负的驴友。我发现小鱼儿最勤快,烤了鞋又在山里还洗衣服,我拿着嘟嘟的衣服放在腿上坐在火堆边慢慢烤着(猜想这可能是看瀑布淋湿的吧?)。这堆火的柴火是苏克用锯子锯的,他默默地在营地边伐了一棵大死树,使我们有充足的燃料。
       张姐拿着她的一只鞋坐在旁边烤着(在此申明:这是过河时不小心的结果,绝不是像那三个小家伙一样乱跑弄是的!),小吴也拿着鞋来烤,唉!带个撒欢的小驴容易嘛。三头小驴围着火堆争着添柴,玩得很尽兴,一点也不想大人们为什么搂着衣服挑着鞋呆坐在那里当傻子,等困了想睡时,听见萧湘子不断的叮咛:一定要把火灭了!一定要把火灭了!最后是谁灭火我不知道,我先睡了。
      这一夜没有听见熟悉的呼噜声――旁边的瀑布轰隆隆的声音太大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zydd Inc. ( 豫ICP备05016657号 )

GMT+8, 2019-3-20 21:39 , Processed in 0.06211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